正在加载图片...

搜索
首页 > 梨园漫话 > 正文

柳琴戏期待“柳暗花明”
2012-08-12 15:35:45   来源:琅琊网—沂蒙晚报   点击:

谈起好久不见的火爆戏曲演出场面,柳琴戏老艺术家刘俊华激动地说:“柳琴戏发源于民间,兴盛于大众,它的全部生命力均存在于生它养它的民众之中。有如此铁杆的戏迷,柳琴戏何愁不能生存、延续和发展下去。”


《回龙传》剧照
 
  
 
小剧场里台上台下呼应 氛围十分热烈
 

演出前赶写下一场的戏报 
 
 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柳琴戏,起源于我市,在鲁苏豫皖接壤地区颇具影响力。在许多老人的记忆中,当年柳琴戏演出景象可谓万人空巷,但随着时代变迁和文艺形式多样化发展,传统的柳琴戏也同许多地方曲种一样,遭遇了从兴盛走向衰落的命运。
 
  为了探索柳琴戏这一“活态非遗”复兴之路,自今年6月11日起,临沂市柳琴剧团在周末开辟了“小剧场”演出,意外收到了爆棚的效果,这在近年柳琴戏发展中实属罕见。为此,记者走进市柳琴剧团,试图从这一文化现象中找出柳琴戏摆脱“山重水复疑无路”尴尬的途径——
 
  现象:
 
  “小剧场”一票难求 
 
  场场演出均需加座
 
  6月25日晚,记者来到位于临沂三小北侧、由原市柳琴剧团排练场改造而来的“小剧场”听戏。当晚上演了传统剧目《回龙传》,可容纳120人的小剧场内坐满了观众,还临时加了许多座。历时两个多小时的演出,所有观众都非常入戏,直至演出结束,演员谢幕,一些老票友还是久久不愿离去。
 
  而在演出之前,记者留意到一些现象:许多观众提前抢购了第二天晚上的戏票,另外一些人为占个好座甚至带着晚饭早早赶来……
 
  7月13日,记者再次走进“小剧场”,尽管不是演出日但这里仍然忙碌,演员们正在赶排新戏《凤落梧桐》。排练间隙,梁福生副团长告诉记者,现在全团演职人员排练热情高涨,大家生怕演不好对不起热情的观众。记者了解到,自6月11日开演以来,“小剧场”已上演了10场,场场爆满,每次都需要临时加座位。
 
  “许多铁杆戏迷的执着让我们非常感动。”梁福生介绍说,郯城县一名叫徐秋的戏迷每周都赶来听戏,因为家远,晚上散场就找旅馆住下,第二天晚上接着听,为听周末两场戏,她要在市里住两个晚上。
 
  谈起好久不见的火爆戏曲演出场面,柳琴戏老艺术家刘俊华激动地说:“柳琴戏发源于民间,兴盛于大众,它的全部生命力均存在于生它养它的民众之中。有如此铁杆的戏迷,柳琴戏何愁不能生存、延续和发展下去。”
 
  采访中,记者还碰到了来“小剧场”探班的票友闫老先生。“小剧场演出让我想起了年轻时看戏的场景,就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那样亲切,来小剧场,寻旧梦嘛。这可能就是小剧场一经推出便场场爆满的一个原因吧。”言谈中,闫老先生说,希望这个小剧场能坚持下去,越办越好!
 
  隐忧:
 
  人才凋零现断层
 
  演出市场被蚕食
 
  柳琴戏人才的凋零成为其复兴路上最大的短板。“我们柳琴剧团最令人担忧的是演员断层,特别是30岁这一年龄段空缺,已40岁的刘莉莉在团里是最年轻的主演,年近七旬的刘俊华老师还得登台,后继力量严重匮乏。”梁福生说,“现在全团在编的有35人,能上台的只有十来人。”
 
  采访中,记者得知市柳琴剧团大规模进演员还要上溯到1986年,从那以后几乎就没再怎么进人,直到2004年,才从当时的临沂艺校柳琴科毕业生中招了十来个青年。但由于众多制约,只有中专学历的这批人,团里根本无法给他们解决身份,待遇仅是为其交着养老等保险项目,每个月发500元工资。这些青年人中一部分,后来因为生活等现实问题不得不离开了。他们心中都充满了留恋与无奈的矛盾,其中有一个叫曹敬甫的转行干起健身教练,但只要团里一排大戏演员不够,一个电话他就立马回来客串。
 
  经过剧团多方争取,自2006年起,每年都会通过事业单位人事考试充实进一些大学生。但新的问题又随之出现,各艺术院校本科专业里没有柳琴科,够资格考进来的大学生要么是学管理的,好一点的是学流行歌舞等艺术相关专业的,培养难度可想而知。
 
  “学戏要从‘唱念做打、手眼身法步、四功五法’等基本功练起,10年培养一个大学生容易,可培养一名一流演员却很难。”谈起后继力量培养,老艺术家刘俊华心急如焚。
 
  除了人才的断档与匮乏,让柳琴戏生存面临巨大考验的还有,演出市场被良莠不齐的小型演出团体蚕食的现状。市柳琴剧团演出的市场主要面向农村,而在农村的演出主要依靠乡镇村居兴集逢会。但近年来,社会上却兴起了许多小型进行“综艺”演出的“草台班子”。这些小演出团体演出时聚合,结束即各自回家,人员少,成本低。尽管其演出水平不高,但他们有着极低的价格优势,还是抢了不少正规剧团的演出市场。因此,柳琴剧团农村的演出陷入少演少赔、多演多赔的怪圈。
 
  未来:
 
  以演带练育人才
 
  推陈出新求发展
 
  “小剧场”的出现是柳琴戏当前生存发展中一件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。正如市柳琴剧团党支部书记宋兆连所说的那样,“‘小剧场’让我们以演带练培养人才,并迫使我们不断推陈出新以求得发展。”
 
  “小剧场”每周末都有两场演出,演出密度的加大、台下铁杆观众较高欣赏层次都迫使演职人员丢掉以往的散漫情绪,通过严格排练来提高自身艺术水平。“以前,光我们几个干部在拼命喊要用心排练提高水平,嗓子喊哑了其他人员也打不起干劲。现在,我们不用喊了,认真排练已成为大家自觉的态度。”宋兆连如是说。
 
  不断地演出,也让剧团里的年轻演员迅速成长。著名柳琴戏表演艺术家张金兰的孙女邵丹继承祖志,在2009年考到市柳琴剧团,尽管大学学的是“流行歌舞”,但凭着一股子韧劲,在演出中向老演员学习,演艺水平不断提高,而像邵丹这样的后起之秀在柳琴剧团还有好几个。
 
  “‘小剧场’给我们提供了难得的发展契机,我们想以此为平台边演边恢复传统剧目,并排一部分新戏。像我们现在就在赶排新编的现代戏《闹洞房》、《凤落梧桐》以及著名的《山里红》。”梁福生动情地说,“因为看到有这么多忠实的戏迷在关注我们的演出,我感到充满了压力又有奔头,我都49岁了,现在我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年轻时代,浑身充满了干劲。”
 
  “今后我们除了坚持每周五、六固定时间演出柳琴戏外,还要借助这个平台积极创新演出形式,如准备聘请著名老演员,邀请京剧、豫剧等剧种的名剧、名角登台献艺,还准备视具体情况,不定时地加大演出密度。满足广大观众的需求,同时推动我市戏曲艺术事业的发展。”宋兆连对未来充满了信心。(杨帆)
    相关热词搜索:柳琴 期待

上一篇:山东柳琴戏,好戏在后头
下一篇:《山东柳琴戏》专题片文稿

分享到:  
联系我们 

电话:4000-418-428

Q Q:1828882189

邮箱:news_sy@chnart.com

微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