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加载图片...

搜索
首页 > 梨园漫话 > 正文

《山东柳琴戏》专题片文稿
2012-08-14 08:34:50   来源:临沂市柳琴剧团   点击:

柳琴戏起源于民间,有着与众不同的艺术品格,二百多年来,深受广大百姓喜爱。特别是新中国建立后,空前普及,空前繁荣。剧团在城里几乎场场爆满;下乡演出,老百姓奔走相告,像过节一样。业余柳琴剧团,遍布临郯苍各县,1964年统计,仅郯城一县,就有一百多个。

引言
 
  在山东省的东南部,有一片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,蒙山东西雄踞,绵延百里;沂河南北贯穿,碧水长流。这里就是我省人口最多、面积最大的地级市——临沂。
 
  临沂,历史悠久,文化灿烂。东夷文化的发祥地,诸葛亮、王羲之等众多古圣先贤的故里。银雀山汉墓竹简震惊世界。沂南北寨汉画像石墓中的“百戏图”和“七盘舞”,金雀山汉墓出土的“乐舞俑”显示,这里曾经是古代歌舞戏剧文化生长的沃土。
 
  正是这丰厚的文化积淀,孕育出了我国地方戏曲中的奇葩——柳琴戏。
 
一、概述
 
  柳琴戏旧称拉魂腔,起源于临沂市的兰山、郯城一带,流行于鲁南、苏北、皖北、豫东北等地区。因为唱腔优美,有动人心弦、拉人魂魄的魅力,才有了拉魂腔这个美丽动听的名称,现在的名字,是新中国成立后,依据主要伴奏乐器柳叶琴确定的。
 
  据经典著作记载、据史专家的考释和我们的调查,拉魂腔大约起源于清代乾隆年间(1736—1795),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。
 
  清代乾隆时期,临沂、郯(tan)城一带旱涝灾害不断,贫苦百姓无以为生,只得四处逃荒要饭。为了便于乞讨,有的就用当地流行的姑娘腔、花鼓调等“唱门子”,来替代“叫门子”。艺人管它叫“跑坡”。乾隆二十五年(1760)编修的《沂州府志》中,就有这样的记载:“邑本水乡,村外之田辄目曰湖。十岁九灾,所由来也。而游食四方,浸以成俗。初犹迫于饥寒,久而习为故事,携孥担橐,邀侣偕出,目曰逃荒,恬不为怪。故兰、郯之民几与凤阳游民同视,所宜劝禁一挽颓风”。这里所记载的情形,与早期拉魂腔艺人“跑坡”,极为相似。可能就是拉魂腔的起始样式。
 
  从一个人“唱门子”、“跑坡”开始,继而发展成既有唱腔又有对白和简单即兴表演的二人“对子戏”。曲调多是从“弦子戏”学来的“娃娃”,艺人们称为“八句子”、“娃子”。现在还能看到的单出戏《英台思春》就属于这种形式。
 
  为了能够扮演人物更多、情节更为复杂的故事,随后又出现了由两个演员当场变换服装、扮相,饰演更多人物的“抹帽子戏”,也叫“当场变”。代表剧目有《七装》、《下南园》等。这个阶段多以打地摊的方式演出,艺人叫“盘凳子”。
 
  大约在1850年前后开始出现班社,规模不是太大,一般不多于10人,因此就有“七忙八不忙,九人看戏房,十人成大班”的说法。临沂彭二、彭三,费县老吴四和名旦宋成德的班社,是其中比较有名的。规模较大的职业班社,则出现在明末清初。
 
  拉魂腔一经形成,就迅速向临沂以外的地区传播。武大、武二兄弟从沂水南下,到过邳(pī)县、峄(yì)县,课徒授艺,最后落户在峄县的李庄和刘家花园,还把流行在滕县一带的锣鼓冲子和拉魂腔融为一体,形成了新的风格,临沂彭二、彭三和卢四大锤的戏班,距今一百五十年前,就流动于河南省的涡(guo)阳、蒙城,安徽省的泗州、灵壁等地;费县老吴四和名旦赵成德二人,一同到过蒙城、泗州、灵壁等地演出。沂南尹成潭为首的尹家班,于1898年到达江苏宿迁县,收徒传艺,组班演出,并定居下来。名旦汤有才,郯(tán)城人刘洪标曾分别到安徽宿县和河南灵璧传艺。
 
  根据戏曲理论家,蒋星煜先生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的调查,拉魂腔从临沂向外流布,分为四路,从临沂出发经郯城到江苏的新安镇、邳县、东海一带为东路。在折向泗阳、泗州、灵壁、宿县、蚌埠、滁州一带就成了南路。从临沂到峄县,再到徐州、又流传到涡阳、蒙城的谓之中路;从郯城到达滕县形成的北路,又分为大路东的滕县和大路西的丰县、沛县、萧县、砀山两个分支。
 
  著名柳琴戏演员张金兰采访:这个柳琴呢,就打临沂,山东搬家,有几个老艺人上了江苏徐州,安徽蚌埠去了。在那里就发展柳琴了。徐州叫柳琴,安徽就成了泗州戏了。这是老艺人逃荒逃到那去的。几几年俺去开会,证明了柳琴戏自临沂产生,土里生土里长。柳琴戏很受老百姓欢迎和拥护,那时候夏天没有舞台,就是小地棚子,上面下着雨,下面打着伞,音乐组也打着伞,演员在那唱,老百姓拿着煎饼卷,吃完了就在门口找个地方睡了。白天就来听戏。有的都听迷了,正烙着煎饼,听说演戏了,那了不得了,赶快把火一砸死,赶紧看戏去。观众起了这么个顺口溜:“看戏不见张金兰,白花两毛五分钱。”
 
  各路拉魂腔在流传过程中,受当地方言以及民歌小调和姊妹艺术的影响,形成了各自不同的演唱风格,有的还改变了名称,比如海州拉魂腔易名为“淮海戏”,安徽的拉魂腔叫“泗州戏”。
 
  山东拉魂腔于上个世纪初进入城市。据我们调查,1925年,临沂艺人冯世选等首次到安徽蚌埠演唱。1932年,临沂艺人梁学惠等应上海山东会馆会长王兰兴邀请到上海演出过。1934年,艺人马学成等曾经到南京、上海等城市演出。1947年,苍山艺人徐茂银夫妇在上海演出时,曾经应邀参加了电影《武训传》的拍摄。枣庄艺人孙殿文、刘衍庭等,也在民国初年进入徐州演唱。
 
  拉魂腔长期以撂地摊的形式进行演出,发展缓慢。有的地方官府还以“淫词小调,有伤风化”为借口,加以禁绝,生存环境险恶。新中国成立后,政府把各地流散艺人组织起来,成立了职业剧团,从此,拉魂腔获得新生。并且被正式命名为柳琴戏。
 
  临沂在1953年9月经地委、行署批准,成立了“临沂柳琴剧团”。建国后,政府广揽人才,并请京剧艺人帮助,从身段到表演、化妆、舞美等进行系统培训。主要演员李春生,还曾被送文化部举办的戏曲演员讲习班深造,成为当时能翻跟斗的第一人。1954年、1956年,临沂柳琴剧团分别以《小书房》、《大干棒》、《休丁香》,参加了山东省第一届和第二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,主要演员李春生、张金兰、邵瑞武等,分别获得一、二等奖。到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,临沂柳琴剧团演职人员已近百人,曾经整理改编、移植创作,上演了大量优秀传统剧目和现代戏。
 
  改革开放以来,又以《卧龙求凤》、《蟹子湾》、《彩石峪》、《沂蒙霜叶红》等剧目参加省戏剧月、苏鲁豫皖柳琴戏节和建党七十周年演出,都获得了多项奖励。
 
  与此同时,李春生、张金兰、邵瑞武等还曾录制了大量的唱片、磁带,行销省内外,很受欢迎。
 
  柳琴戏在长期流传于发展中,不断地吸收姊妹艺术的营养,在剧目、唱腔音乐、舞台表演等方面,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,在地方戏曲的百花园中别树一帜。
 
  原临沂市戏剧研究室主任、国家一级编剧张铁民说:“柳琴戏从它起源的那天起,一直发展到现在200多年了,始终没有离开哺育它成长的这一方土地,这是其一。其二,他的表演也好,它的声腔也好,它所演绎的内容也好,始终没有脱离养育它的衣食父母——农民。”
 
  柳琴戏的传统剧目十分丰富,仅距1957年山东省戏研室调查、抄录所得就有近200出。就其题材来看大致可分为清官戏、杨家将戏、薛家将戏、明代戏、爱情婚姻戏、生活故事小戏、连台本戏等门类。
 
  除此以外,还有近200个由“娃娃”连缀而成的“篇子”。“篇子”是一种与曲艺段子很相似的唱段。多以一人台上唱,多人幕后合的形式演出。 
 
  柳琴戏的剧本也有自己的风格,文词通俗生动,包含大量的俚俗语言,有的直白,有的诙谐,妙趣横生。格式以三字句、七字句、十字句为主。有几种特殊的格式,在别的剧种中较为少见。如娃子、羊子、三句撑、五字紧、倒脱靴、狗咬狗、一条鞭等。
 
  柳琴戏的唱腔音乐源于临沂流行的姑娘腔、花鼓调,并曾受到过弦子戏的很大影响,它的声腔风格独特,以丰富多彩的花腔,别致的拖腔,区别于其他剧种。女腔委婉华美,男腔朴实浑厚。
 
  柳琴戏早期伴奏乐器为大三弦。约在一百二三十年前,郯城县木匠吴福增和艺人们一起仿照琵琶,创制了柳叶琴,代替三弦成为主要伴奏乐器。民国初年,借鉴、吸收京剧和莱芜梆子的锣鼓经,创建了自己的武场。
 
  早期柳琴戏没有行当之分,讲究揽得宽,要求“生、旦、俊、丑、老小正生、花白脸”一脚踢。后来逐渐分工,并有了名称,但叫法特殊。如三髯生叫“大生”;彩旦叫“老拐”;丑角叫“勾脚”;兼演青衣和小旦的叫“二脚梁子”;老旦、青衣称“老二头”;小旦称“小头”。表演质朴、健康,生活气息浓厚。丑角表演突出,诙谐幽默而不低俗,很受观众喜爱。
 
  柳琴戏起源于民间,有着与众不同的艺术品格,二百多年来,深受广大百姓喜爱。特别是新中国建立后,空前普及,空前繁荣。剧团在城里几乎场场爆满;下乡演出,老百姓奔走相告,像过节一样。业余柳琴剧团,遍布临郯苍各县,1964年统计,仅郯城一县,就有一百多个。
 
  柳琴戏雅俗共赏,得到各界人士的青睐。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至今,中央领导人杨得志、罗瑞卿、迟浩田、谷牧等,先后在临沂观看了临沂柳琴剧团演出的《父子结拜》、《刘四姐》、《吴香女》、《喝面叶》等剧目,给予了高度评价。现代戏《沂蒙霜叶红》参加建党七十周年献礼演出,省领导观看后,热情称赞。长期以来,不断有专家学者,来临沂调查,搜集柳琴戏资料,从事学术研究。
 
二、濒危状况
 
  柳琴戏曾经倍受“文革”摧残,加上时尚文化的冲击,生存发展环境艰难,处于濒危状态。有成就的老艺人相继离开舞台,又多年没有补充新生力量,后继无人。剧团在编演职员仅存30人,没有大型演出就捉襟见肘;行当不全,专职编、导、音、美长期缺位,已经有多年没有大型新编剧目上演;市内原来几乎遍地开花的业余柳琴剧团,如今已经寥若晨星。柳琴戏已以渐渐从老百姓的视野里淡出,十分不利于剧团的生存和发展。投入不足,造成基础设施、灯光、音响、服装等设备老化,很难适应当今演出市场。
 
三、保护计划
 
(一)静态保护
 
  1、深入细致地开展普查工作,摸清现在老艺人掌握的传统剧目情况,尽可能把有价值的东西搜集起来,印制成册,以便保存。
 
  2、将现有和新挖掘到的资料,进行归类、整理、存档。
 
  3、开展柳琴戏理论研究,建立“柳琴戏音乐研究中心”尽快完善柳琴戏的音乐问题。
 
(二)动态保护
 
  1、加强与县(区)柳琴剧团和业余剧团的联系,取长补短,使柳琴戏在广大农村、城镇中继续传承、繁衍下去。
 
  2、以临沂艺术学校为依托,恢复柳琴戏表演专业,以解决柳琴戏后继无人的问题。
 
  3、加强传统剧目的改编上演工作,使传统剧目重新发挥它应有的作用。
 
  4、运用现代影像技术,尽可能地把老艺人有价值的表演、唱腔录制下来,以便将来教学和研究使用。
 
尾声
 
  根植于沂蒙沃土的柳琴戏,历经二百余年风雨沧桑,有过艰难困苦的跋涉,也有过令人眩目的辉煌,我们深信,有党和政府的护持,有专家学者的关爱,一定能迎来又一个春天,走进更加光辉灿烂的新时代。(张铁民)
    相关热词搜索:山东 柳琴 专题片

上一篇:柳琴戏期待“柳暗花明”
下一篇:沂蒙红嫂颂

分享到:  
联系我们 

电话:4000-418-428

Q Q:1828882189

邮箱:news_sy@chnart.com

微博: